一张旧戏票勾起的美好回忆

   

  罗国雄   口述

   

   说起眼前这张旧戏票。还真的有段古(粤语:故事)

  广州解放不久,我就从事工会工作。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在市总工会南区工会工作,后来是市总工会南区办事处的负责人,当时就住在南区工会(即劳一大旧址处)。

  1958124刚上班,我就接到区委的电话,是办公室的丘浩东同志打过来的,说是区委书记江祯祥让我立即到区委来。于是,我立即骑上自行车赶到位于牛奶厂街的南区区委所在地,当时办公室就江书记和丘浩东两人在场。见面后,江书记神情严肃地跟我说:“现在我代表区委交付一个任务给你,就是今天晚上你带两位同志,包括你一共3人去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。那两位同志一个是新中华胶厂的劳动模范邱绍贞(音),第二个是江南碳素厂的劳动模范马剑雄(音)。你们3人为一个小组,你是组长。另外还有几个小组,也是3人为一组的”。当时江书记只是说参加的会议很重要,很机密,不必对外人说。并且让我立即到这两个企业,通知该厂的支部书记,就说我代表区委要求这位职工参加一个重要会议。江书记还让我告诉这2位同志,一是因为会议估计要开的很晚才结束,所以要填饱肚子才去。二是着装尽量要干净、大方,毕竟会议的场面比较大,规格比较高。 

  按照区委书记的要求,我们要在晚上七点前到达市政府大门对面的中央公园(今人民公园)后门集中,可以提前,但绝对不能迟到。到那里就能找到我(江祯祥)。整个谈话过程,江书记都没有透露具体的会议地点。

  当我起身告辞时,江书记悄悄地向我透露,今天晚上是到中山纪念堂开会,会上能见到毛泽东主席的。江书记还千叮嘱万吩咐我不能对任何人讲。就算你等会儿去通知的这2位同志,也没必要告诉他们,要绝对保密。走出区委门口,我心里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,这可是我们那一代人梦寐以求的期盼,是一种领袖情结。由于江书记的再三叮嘱,我强按兴奋的心情,一股心思就是要确保完成好区委交付的任务。

  离开区委后,我就连忙骑车到这2家工厂去通知邱绍贞和马剑雄。由于我在市总工会南区工作多年,经常要到基层工会联系工作,因此对企业的情况比较熟悉。与这两位劳动模范也很熟络。我当面跟他们说,6点钟到区工会找我,然后我们一块去,他们立即答应了。

  我们按照约定的时间到了集合地点,看见来自南区不同战线的同志,有财贸的,有机关的,有街道的,我们是代表工会的,共约有20来人。集合地点人头攒动,但没有喧哗,气氛稍显肃穆。因为四周有很多警察和解放军站岗。

  集合完毕,江书记就带着南区的20多位同志沿着连新路走向中山纪念堂,纪念堂周围已经保卫森严,形似不是戒严,但已是实质的戒严。当大家进入纪念堂围墙后,在草坪前,江书记就开始给大家分发座位票,同时宣布,今天晚上的重要会议就是毛泽东主席接见广州地区各界人士,并强调了保密纪律,强调一切行动听从大会的指挥。

  当我们找到位置坐好,时间大约已经七点半。不久,会场内就开始通过广播宣布晚会的纪律,要大家遵守纪律,不要随意走动,保持安静等等。宣布纪律的领导是孙乐宜。虽然广播里没有提到毛泽东主席接见,但大家心里都清楚,因此都坐得稳稳的。

  我们的座位在二楼,在主席台的东侧。大约是在8点,突然听到会场响起如雷般的掌声,大家立刻站起来,目光全部聚焦楼下,一会儿就看见毛泽东主席在省委陶铸等领导的陪同下,正慢慢从楼下的主通道往台前走。

  毛泽东主席缓缓走到大会在舞台乐池前临时搭建的一个小平台前,转身向在场的群众挥手,然后走上小平台,再次向全场挥手示意,整个纪念堂欢声、掌声响成一片。毫不夸张地说:声若震瓦。随后,毛泽东主席走到第三排坐下,但群众的掌声不停,毛泽东主席又多次站起来向广州各界群众挥手致意。过了10分左右,舞台的帷幕徐徐拉开,表演节目开始。

  我记得节目的内容有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的《舞狮》、乐曲名家红线女演唱的《昭君出塞》,罗品超演出的粤剧折子戏《罗成写书》,还有几个歌舞类的节目。总共也就78个节目,时间不算很长。但每一个节目演毕,主席都站起来与大家挥手,在场的所有人也都站起来鼓掌。

  整台晚会结束后,毛泽东主席也是站在台下与演员们招手以及转身和后面的群众挥手,然后在省市领导的陪同下离开了会场。

  因为事前已经宣布,必须等领导离开以后,并听取大会宣布有关事项后才按照指挥有序地离场。因此等毛泽东主席等领导离场后,我们重新坐好,听大会主持人宣布注意事项。

  大会宣布,今晚毛泽东主席的接见大家没有宣传的任务,暂时不要对外讲,也不要与同行议论,还是要绝对保密。什么时候可以对外讲哩?有一个原则,就是等新闻有播报这次接见或播报毛泽东主席在外省的活动后,大家才可以对外宣传。

  注意事项宣布后,各界群众安全、有序地离开了中山纪念堂。事后得知,23号那天,毛泽东主席在广州会见了即将离任的印度驻华大使夫妇。

  晚会已经过去了60年,保存的戏票也已经发黄变脆,但毛泽东主席与人民群众欢聚一堂的情景历历在目,恍惚刚刚发生在昨天……

  记录、整理